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专题 > 最新专题 > 党史学习教育
党史百问 | 社会主义制度确立的过程和意义是什么?
发布时间:2022-07-04 09:48  来源:共产党员网 【字体: 打印
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确立,是以对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取得决定性胜利为标志的。
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经过了互助组、半社会主义性质的初级社、完全社会主义性质的高级社3个阶段。1951年9月,党中央制定《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草案)》,强调互助合作运动要根据生产发展的需要和可能,采取稳步前进的方针,必须贯彻自愿和互利的原则,采取典型示范、逐步推广的方法,引导农民走互助合作的道路。1953年12月,又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发展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决议》。农业合作化运动初期主要是发展农业生产互助组。1953年9月以后,进入以发展农业生产合作社为主的阶段。由于开始大规模经济建设后,出现农产品供不应求的矛盾,1953年10月起,中共中央决定对主要农产品实行统购统销,加快了农业社会主义改造的步伐。在1955年7月后,农业合作化形成高潮。到1956年年底,农业合作化基本完成。
△农业合作社社员入社登记
对个体手工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一般都经过手工业生产合作小组、手工业供销生产合作社和手工业生产合作社3个阶段,因地制宜,按照不同手工业者容易接受的形式,由低级到高级、由小到大、由简单到复杂地进行。国家坚持贯彻自愿互利原则,力求把合作社办得对生产者、国家和消费者三方面都有利。到1956年年底,全国基本实现了手工业合作化。
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是通过国家资本主义途径实现的,创造性地采取了和平赎买的政策。在1953年年底以前,着重发展以加工订货为主的初级和中级国家资本主义形式。从1954年起,开始转入重点发展公私合营这种高级形式的国家资本主义。由于公私合营后企业生产迅速发展,私股分得的红利大都比私营时期的利润多,促使更多的资本家要求公私合营,积极性很高。有些小企业主提出,人民政府不能只吃苹果,不能只跟大企业合并合营,还要吃葡萄,还要跟中小企业合营。1954年年底,国务院决定采取“统筹兼顾、归口安排、按行业改造”的方针,以解决公私之间的矛盾;按行业采取以大带小、以先进带落后的办法实行合营,加快了改造私营工业的步伐。通过赎买的办法,在相当一段时期让资本家继续从企业分得一部分红利和股息,不仅有利于资本家接受改造,而且能继续发挥私营工商业在扩大生产、搞活流通、维持就业、增加税收等方面的积极作用。到1956年年底,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
通过完成对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上实现了生产资料公有制和按劳分配,建立起了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党领导确立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为人民当家作主提供了制度保证。党领导实现和巩固了全国各族人民的大团结,形成和发展各民族平等互助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实现和巩固全国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和其他各阶层人民的大团结,加强和扩大了广泛统一战线。至此,我国社会主义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都已经确立,社会主义制度建立起来了。在党的带领下,中国这个占世界人口1/4的东方大国消灭了一切剥削制度,进入社会主义社会。
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为我国一切进步和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是中国历史上最深刻最伟大的社会变革,为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根本的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为发展社会生产力开辟了广阔的道路;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使广大劳动人民真正成为国家的主人和社会生产资料的主人,这是中国几千年来阶级关系的最根本变革,因而极大地提高了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巩固和扩大了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的阶级基础和经济基础;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再次证明了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性,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进一步改变了世界政治经济格局,增强了社会主义的力量,对维护世界和平产生了积极影响。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这个根本政治制度,经过了历史的充分检验,已经证明了它的优越性。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强调国家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通过人民代表大会来行使当家作主的权利。全国人大能选领导人,能立法、能修法、能决定政府的施政纲领,能监督政府、法院、检察院、监察委员会的工作。我们的人大代表中有领导干部、有专业技术人员、有企业家,更有普通工农群众,具有广泛的代表性。
△庆祝公私合营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新型政党制度。这是历史形成的,各民主党派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中国共产党也好,各民主党派也好,为了国家发展,为了民族复兴,为了人民的福祉,相互尊重、共同协商,不像西方多党制、两党制是那种政党对抗的关系。现在,我国政党制度的优越性就连很多西方人都看清楚了。比如,有的美国人讲,中国重大决策来得快,美国人在吵的时候,中国人已经开始干了;英国人讲,中国政治有稳定性、连续性,一个个五年计划规划制定出来付诸实施,这在美国做不到。中国共产党在中国能干成的很多事儿,西方国家的执政党就干不成。这不是简单的哪个政治家能力大小的问题,而是政党制度的问题。
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具有巨大优势。我们没有学苏联,搞所谓民族自决,而是顺应几千年来中国大一统的历史传统,建立了单一制的国家结构,在少数民族聚居的地区实行民族区域自治。今天看来,这个国家结构和民族制度好处很多。中央的决策,可以顺畅地落实到基层;中央可以集中全国的力量办大事,可以靠发达地区对口帮扶欠发达地区,实现国家的平衡发展。在我们国家大家习以为常的这些事,在联邦制国家就做不到。我们各民族一律平等,既反对大汉族主义,也反对地方民族主义,民族关系处理得也比很多多民族国家好得多。
社会主义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影响深远。比如,农村实行土地集体所有制。虽然改革开放以来实行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但土地集体所有的性质从来没有改变,而且以后也不会改变。这有着深刻的意义。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后,部分企业经营困难,不少进城务工人员失去了工作,不得不回农村老家。回老家后还有一块承包地,还有事情干,还有最基本的生活来源,那么中国的社会稳定就不会发生大问题。如果没有农村土地集体所有的制度,那会是什么状况?中国古代农民起义不断,起义的发动者、参与者大多是失去土地的流民。再看有些国家严重的贫民窟问题,原因何在?就是失去土地的农民往城里跑,买不起也租不起房子,只能在城郊区居住形成贫民窟。一届届的执政党和政府,没人敢拆这些房子,也没有能力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情况只能是越变越糟。而在我们国家,就见不到也不可能出现这样的现象。所以,如果没有农村土地集体所有这个制度保障,农民实现全面小康、实现共同富裕就完全无从谈起。再比如,我国国有企业占主体地位,强调做大做强国有企业。强大的国有企业对于保障国家经济安全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一点近年来在应对美国打压方面得到了充分证明。此外,国有企业在国计民生方面发挥的作用,就更明显了。比如,为偏远山村通电、通水、通路、通网络,如果只是从经济效益角度来计算,企业是不会去做的。但是我们的国有企业就会去做,也必须去做。这在西方很多国家是不可能做到的。
今天回头看,社会主义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的确立,影响和意义是巨大的、深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