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视角 > 科技要闻
能源70年:为国加油、鼓气、充电、添风光
发布时间:2019-10-08 13:57  来源:科技日报  点击数: 【字体: 打印
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
本报记者 瞿 剑
能源巨变:煤电油之外,“添了风光”
20年前,绝大多数国人可能连“可再生能源”的名词都没有听说过,国计民生所依赖的能源供给,还是数十年一贯制的煤电油“老三样”;经过了近20年“井喷式”发展,以风电、光伏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已经有了跟传统能源分庭抗礼的底气。能源总体格局发生了巨变:煤电油之外,“添了风光”。
来自国家能源局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全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达到7.28亿千瓦,其中风电1.84亿千瓦、光伏发电1.74亿千瓦、生物质发电1781万千瓦,均位居世界第一。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约占全部电力装机的38.3%。
而随着过去十多年中国煤炭占能源消费比重以每年一个百分点的速度下降,非化石能源占能源消费比重也从有记录以来可怜的1.8%(1953年)攀升至2018年的14.3%。
“平价元年”:本土企业勇当创新主角
位于内蒙古赤峰的世界最大在役风电场——塞罕坝风电场。记者日前随中国大唐集团在此采访时看到,其早期(2005年首批)的风电场建设,采用机组为清一色850千瓦(0.85兆瓦)风机、进口机型。
小机型、洋品牌,是国内风电业起步之初的主流配置,也是无奈配置。
如今,新上项目中几乎看不到2兆瓦以下机型了。据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提供的信息,2018年,国内2兆瓦以下风机所占市场份额仅5%左右,2兆瓦机组超过50%,2兆瓦以上机组接近40%,机组大型化趋势明显。同时,国产品牌占了绝对优势:国内22家整机制造企业中,前5家市场份额将近70%。
过去十几年,正当世界风电技术日新月异、产品升级迭代加速时期,而“本土风机制造商没有缺位,甚至充当了主角”。金风科技副总裁刘日新介绍,通过高塔架、翼型优化、独立变桨、场群控制、环控系统优化、涂料改进和测风技术等关键核心技术突破,国内风电发电效率提高了20%—30%,发电量提升了2%—5%,运维成本下降了5%—10%。
得益于技术进步和规模效应,过去10年,中国风电平均度电成本下降了40%以上,光伏度电成本更是累计下降了90%。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郝吉明统计分析,2018年中国风电、光伏发电平均度电成本分别降至0.35—0.46元、0.42—0.62元,已接近西部北部煤电脱硫标杆上网电价。公众待望已久的“风电、光伏平价上网”越来越近了,2019年甚至被称为“平价元年”。
保安全、控排放并重:玩法不再“老三样”
在绿色低碳大背景下,仍占能源消费大头的煤电油“老三样”玩法也为之一变:从安全保供转为保安全、控排放并重。
承担为国加油、鼓气重任的油气产业,尽管2018年全国原油、天然气产量分别比1949年增长了700倍和22000多倍,但原油逼近70%、天然气45.3%的对外依存度,决定了中国油气产业压倒一切的首要任务是保障供给;而做到安全保供,除了立足国内资源、开拓海外市场并举,别无他途。
事实上,中国企业“走出去”,油气企业走得最早、最多、最好。截至2018年底,以“三桶油”为代表的中国油气企业在全球60多个国家,管理和运营超过200个油气合作项目;海外权益油气产量接近2亿吨。
能从海外拿到近2亿吨的油气份额,凭的是在国内复杂地质条件下练就的“你找不到的储量、我能找到”“你采不出的油气、我能采出”的过硬技术本领。
强力监控:此煤电已非彼煤电
日前,国家能源集团宿迁电厂66万千瓦超超临界二次再热机组工程点火成功,截至8月28日,机组发电煤耗≤256克/千瓦时,发电效率≥48%,均创下世界纪录。
“又可爱又可恨。”郝吉明如此形容煤炭这一“基础能源”。“缺油、少气、多煤”的资源秉赋决定了,我们在很长时间内还离不开煤。
减排大气污染物,占全国总装机53%的煤电从来都是国家“关照”的重点,直至2014年7月1日正式实施的《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GB13223-2011)》,达成“史上最严、世上最严”的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限值。
在此标准强力监控下,煤电厂通过汽轮机通流改造、烟气余热深度利用、优化辅机改造、机组运行方式优化等,各种当今最先进技术无所不用其极。
“建成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清洁高效煤电系统”,“排放标准世界领先”,国家能源局局长章建华日前在“2019清洁电力国际工程科技高端论坛”如是说。(科技日报北京10月7日电)